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只藏獒的博客

风吹来的瞬间,即是风走过的那一刻。

 
 
 

日志

 
 
关于我

小刚寄语: 生命就是轮回,生活就是过程,什么都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但总可以留下什么!这大抵就是活着的道理了! 从前都已过去,一切从现在的下面开始......

网易考拉推荐

【一只藏獒】刀.流浪者.病人  

2007-12-14 00:16:41|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刚出品 

 

【一只藏獒】刀.流浪者.病人 - 一只藏獒 - 一只藏獒

 

         铁丝做的刀

        刀,应该是最具霸气的。

        小时候不懂太多,就用一根铁丝砸成长扁状,用自己多病又贫血的身体拎着那段铁丝,在同伙中挥舞着,也博得了他们的羡慕。

        在村中央的老池旁,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一个嫁出去的女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回了娘家,公婆家的人就来要人了,说是要人,其实更是来闹事的。张口一个日你先人哩——闭嘴一句卖×的货云云。怎奈来的人多是自家家族中不良基因的携带者,三个男丁一个个被那女子的弟弟一个人轮番打到在地,落了个人软嘴硬头流血的结果。

        女子的弟弟站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反手拉了楼门,又上了锁,一人双手叉腰站定在台阶上,虎眈着那一群外来者。小小的我夹杂在人群中,自然佩服的很,想到如果是自己,决然是没有他的气势的,边想就边甩着自己的胳膊,想象着也有他那样的力气。

        一个脑门上留着一溜血的男人破着喉咙喊:不要脸的货出来撒——厄(我)又不是刀客,咋不敢见厄(我)!

        村中一好事又好斗嘴的青年抖着腿吐了个烟圈:你不是刀客——但你是嫖客!

        周围人就大笑,青年的母亲就狠用眼睛瞪他:有你屁事,话多的很,赶紧回家去撒——

        我6岁的心灵诧异:莫非这嫖客要比刀客厉害许多?又困惑,难道这嫖客用的家伙竟比刀还要无坚不摧么?

        我看着自己手中用铁丝做的刀,立马脸就红了,觉得周围人的大笑都是在笑我似的,随就很不自在,就把那截铁丝丢进了老池。

        也奇怪,竟然连个水花都没有砸起。

 

坚强的流浪者

        不用刀了。

        刀光芒着,刀也无奈着。

        一律用短柄开刃闪着冷光的斧头,一群人蜂拥着、挥舞着、撕咬着,阵势相当惨烈。《功夫》中的场面让我淡忘了刀,又记住了——如来神掌。那蓬头垢面的乞丐是菩萨下凡,寻找拯救未来的使者。又有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的法则,我又羡慕得要死——那光荣而伟大的任务自认为可以接受,但那心智和皮肉之苦即使我重生之后也难以接受,自觉得就短人一等。

        之后,见了街上的流浪者,我都恍惚地觉得这些看着乱七八糟的人,中间的哪个可能就是天上下来的菩萨化身,弄不好又在寻找什么人选,于是我就不断地给他们一些小小的帮助,不敢奢望自己能有什么重要的使命,但求他们不要把什么不好的咒语下在我的身上就好。

        川口有一流浪女子,经常脱了衣服坐在马路中间,自己充当安全岛。交警起先还劝回,时间久了也懒的管了——毕竟那是位女菩萨,又没有穿衣服,说的多了难免有丢失面子的可能。行人最早也少有围观,最后也没人看了,弄的方圆20余里都知道她行为艺术的足迹。我也见过她正常的时候,口齿清楚,言谈极有条理,说出的话都是敏感话题,政治责任感极其地逼人。我送她一支香烟,她竟也识货,说是好烟,麻烦我再给她一支,回家后好与她老公一起分享。

        又想到世间那么多俊男靓女,他们神志一流却因为物欲而反目,舍命相争全然不顾夫妻之情——几多可笑?

        门口有一流浪男子,经常在放学的时间段里在校门口徘徊,有一段时间里竟是风雨无阻。厚厚的衣服斜挂在身上,没有裤带,前后风光半遮半露,有意无意地露出自己黑乎乎的东西,吓得女学生们绕道而跑。我惊讶他的生理功能之强——不论严寒酷暑,一直满脸的微笑和红润。想自己一年中总要感冒几次,打针吃药也总不见好,人家的身体却总是那么地健康和旺盛,整日面带痴痴的微笑。暂且不管流浪的男子思想上的高度如何如何,但他总是在坚持活着!总是在用自己的痴来笑对这个世界。凭此,也足以用坚强来形容这个流浪者。

        看到人大教授余虹用所谓尼采式的方式和哲学研究的过程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一飞就飞起了网络的风云,激起了人们对生命终极的思考。我又产生了极大的困惑:生命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但可怜的生命在生命主人的那里却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

        教授的脆弱和流浪者的坚强都是检验生命的态度,如果能够互补,那是何等的完美——相比之下,几多惋惜!

 

        关于病人

    人的智商据说以20%的数率在代与代之间递增着,但好像思想却是在递减着,以至于到现在递减到一些人总不知道原因地就忧郁了,就精神分裂了。

    生命是自己的,不假,但为什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模仿别人的过程?

    思想的枯萎是慢性的病变,其结果大于身体的挫折和心智的不良,病痛伤人,但心病却可以以高傲和艺术的姿态杀人,不论你有任何的偏见,象余虹般死去的,似乎都可以用哲学家和唯美者的身份勉强地获得堂皇的悼词和凄美的思念。

    一些活着的人正在以朋友的身份在婉转地哀悼着死者,为死者的亡灵做最合理的解释和守护,其实,这所有的文字都是病人与病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自杀也有了高贵和贫贱的区别,犹如病人梦语。

    不是么?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