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只藏獒的博客

风吹来的瞬间,即是风走过的那一刻。

 
 
 

日志

 
 
关于我

小刚寄语: 生命就是轮回,生活就是过程,什么都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但总可以留下什么!这大抵就是活着的道理了! 从前都已过去,一切从现在的下面开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中篇]这样一个周末5  

2007-06-26 15:38:2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雁过无痕※小刚    (20070626)


                                            五

     杨文辉觉得家里的一切都是亲切的,只是桌椅上总有着一层灰,确切地讲那就是一层土。杨文辉就找了抹布擦家具上的土。母亲见了就说:“刚擦过的,咱们农村就是这样子嘛——要没有了土,那不就成了县城了——”她忙着给儿子做饭,满屋子的烟,鼓风机吹得呼呼响,灶堂里的火苗都伸到了外面。

杨文辉觉得饿了,他一闻见家里灶房的烟味就有了胃口。拿了一根葱剥了,又拿了一个馍就吃了起来。

老太太见儿子吃着凉馍,就说饭一会儿就好了,吃啥凉馍嘛。话没说完,杨文辉手里的馍就只剩下一小块了。

杨文辉对母亲说:“后头咱买煤气吧——做饭也干净,总没有这么多的烟。”他看见母亲做饭的时候总在不停地在咳嗽。

老太太却说:“啥——没有烟,做饭那能没有烟?”之后又笑着说:“煤气还生油烟呢——咱这只是烟。”

杨文辉听了母亲的话也笑了,不知道该给母亲再说点啥。

吃饭的时候,老太太的脸上带着光彩:“你一回家,妈的心里就畅快哩,吃着啥都香。”说完后就一直看着杨文辉吃饭,一副满足的样子。

杨文辉听了就觉得心里一堵一堵的,母亲把他当成了难得一见的客人,就觉得自己好象欠了母亲什么东西似的,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着母亲擀的面条,他知道母亲喜欢他这个样子。

吃完饭以后,杨文辉就抢着洗碗刷锅,老太太却死活不让儿子动手,说怕弄脏了杨文辉身上的西服。杨文辉从侧面看着母亲再烟雾中忙活的身影又老了许多,就鼻子酸酸的。他想起了自己小时侯经常有的一些事情:他在村子里没命地野了一整天,黑着脸、脏着手跑回家吃饭,母亲总在烟雾中问他,还知道回家呀,想着你野得忘了吃饭呢。想到这里,杨文辉就越发觉得母亲确实比以前老了许多,从前母亲可是又黑又长的头发,动作敏捷地站在灶台前的,而现在的母亲已经是一个行动缓慢的老太太了。他又发现时光真的过得真是太快了,似乎眨眼间让年轻的母亲变成了现在的老太太。他又想到母亲每天都会做饭的,是不是母亲每次做饭的时候都会在有意无意地等他回家呢?

老太太几个礼拜没见儿子,要说的话自然就多了,杨文辉也就觉得母亲越发显得更老了。老太太说的内容也都是村子里的事情。说村子里要弄统一的自来水管道,家里已经把钱都交了,你大嫌人家村上统一买的水管子质量不好,非要自己另外买;现在的村干部胆子都大了,把集体的东西能卖的都买了,房子、地和庄基什么都敢卖,就差没卖人了,什么集体,都变成空壳子了;一个烂村长都抢着当,请喝酒、请吃饭完了拉村民的选票,却什么用也不顶,把事情都弄成啥了,村里人也有意思,吃了喝了嘴巴一抹,该选谁还选谁;年轻人坏毛病倒不少,有几个隔三差五的还专门打出租车到县城里逛歌厅找小姐,找小姐就找小姐嘛,还把自己家的电话给了人家,前两天就让人家派出所来的人给弄走了,一下就罚了四千多块钱,让村里人笑话死了,现在都几个月不敢出门见人了;村后的墩子裤子穿破了,村子里的年轻女子见了耍笑说破裤子穿着挺好看,墩子在家里就自己拿针缝裤子,却连着肉就把针戳了进去,那针也怪,进到肉里后一动就往里钻,线拽掉了也没有把针拽出来,到县城的大医院里花了400多块钱才把针取出来;你三爷今年都85岁了,还不走,把娃们的寿数都占了,你那个命苦的姑年纪轻轻的就有了乳腺癌……杨文辉耐心地听母亲说着,又给母亲说现在的世事就是这样,没有啥奇怪的。

杨文辉的父亲从果园里回来,见了杨文辉,只是简单的问了几句话,就在院子里忙个不停。父亲从镇政府办公室退休后就一直在家里,起先杨文辉担心父亲可能会一直适应不了退休后的农村生活,但不到一年,父亲就变成了一个会干农活和粗活的先生。院子里的空地上种了一些菜,方寸间的绿竟显出一种新鲜的可爱,让杨文辉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见父亲总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看看这里,摸摸那里,隔上一会儿就回到屋子里坐在椅子上眯着眼听他和母亲说话,听上一会儿又到院子里忙个不停。这时候老太太就说,你大就爱在家里弄一些没有名堂的事情,一辈子还没有变个样。

杨文辉问母亲:“我爸不会有啥事情要问我吧?”

老太太笑着说:“你大能有啥事情,他那是见你这个儿子回家了,高兴得心慌哩!”

在家里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杨文辉就要走。他虽然这样给母亲说着,却并没有真正立刻要走的意思。每次都是这样,计划着早早走呢,可等吃了母亲做的早饭,就到了中午,又留着吃了母亲擀的面条,就又到了下午。到了非走不可的时候,老太太又让杨文辉拿点这东西或者拿点那东西。杨文辉每次都嫌麻烦,最后啥东西也不拿,夹了自己的皮包就走。老太太就和往常一样,紧跟在杨文辉的身后,一直送到马路边等车。

过往的车并不是随时都有,在路边站着的一会儿时间里,老太太会不停地给杨文辉说下次回家就不要再买东西了,回自己的家又不是走别人的家,又说千万不要乱花钱,自己省下的就是自己挣下的,现在的钱可真是不好挣,手不要太大了……

杨文辉不忍心让母亲送自己上车,他实在不想看见自己上车以后母亲独自一人站在风中那种失落的样子。就劝母亲赶紧回家,说路边的风太大,不要吹出病来。老太太也听儿子的话,带着高兴就回去了。

杨文辉用手顺了顺头发,又跺了跺脚上的土,站在路口看自己家的几间房子。他远远地看着家里房子屋顶上青白的烟先浓后淡地四处慢慢散开,飘进周围郁郁的树叶中去,一切开始变得朦胧起来,好比一幅浓淡相间的水墨画。

                                             

                                        (未完后续)


               [个人原创作品  请勿转载  如有它用  请及时联系本人]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