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只藏獒的博客

风吹来的瞬间,即是风走过的那一刻。

 
 
 

日志

 
 
关于我

小刚寄语: 生命就是轮回,生活就是过程,什么都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但总可以留下什么!这大抵就是活着的道理了! 从前都已过去,一切从现在的下面开始......

网易考拉推荐

【一只藏獒】新红楼醉梦9  

2008-11-01 08:41:0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刚出品

        脂砚斋后主入住脂砚斋后,文兴大起,翻阅从前旧案,便觉许多往事说的含糊其辞,如钝针刺皮球之状,摇摇欲坠却终未见事实原委崩裂现形。一部《红楼梦》竟惹得芸芸众生绞尽脑汁、奇思妙想、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惋惜之余也深感自己前人生存环境之艰难,思想言论之封闭。几杯咖啡过后,遂重提中性笔,做如下批注,不论是非,任凭各位看官评说,只是重回当年旧梦,明月千里寄相思而已...  ...

 

                              

                           第九回:贾小玉受邀赴约会      惠美琳动情献温柔

       

        阳光亮地逼人的眼睛,一切都显得比往常干净了许多。贾小玉走在去惠美琳家的路上,心里竟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觉得当下的自己就犹如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街边有一卖烧烤的摊位,烤肉的年轻小伙戴着新疆人的帽子在熟练地翻滚着火炉上的肉串,他感觉到小玉在他的摊位前驻足了,就吆喝着道:新鲜的烤肉吆——肥而不腻,又嫩又滑哦——一元一串不后悔哦! 旁边站着一位大眼睛的年轻姑娘,在一边顾自低着头,低眉顺眼的认真地串着生肉串。贾小玉看着那姑娘用白皙的小手把生肉块一块块熟练地串起来的样子,就瞬间觉得很有意境,宛如眼前站着的是一位江南的采茶女似的, 正曼妙着身姿,将一片片嫩绿的茶叶经过素手的掐摘之后放入背后的筐中......     

        小玉盯着姑娘的素手,说道:“我要三串烤肉,就要你刚刚串好的那三串。”

        姑娘这才抬头看了看小玉,细声道:“你不怕等太长时间就好,只是我哥哥已经烤好的肉串你却不要,专要这刚刚新串好的生肉串,只怕方才撒上的调料是没有时间渗到肉里面的,味道上自然是要差一些了。” 

        小玉皱着眉头说道:“方才我是眼看着你认真串那些肉块的,你的手白净,这样的吃了才放心,早先的那些肉串,已经都不知道是经过了谁的手。”

        姑娘听完小玉的话,甩了甩额前的头发,就咯咯地轻声笑了起来,“小兄弟真是会说话哦,肉块都是我早先一一串起来的,只是由我哥哥烤成熟的罢了,那有你说的那么曲折的经历呢?”随后又用素素的手背轻轻在自己的额前抵了抵,“只是你这爱干净的样子倒是不多见,你这般年龄的小伙子,他们一个个吃起肉串来都是不要命的主,有现成的熟肉串拿起来就吃,生怕比别人少吃了,你倒好,竟是这般地讲究——”

        烤肉的小伙子偏头瞪了姑娘一眼,粗声道:“你咋就这多话呢?手底下麻利些,不要耽误了人家的事情,大热天的你说那多话不累呀你——”

        姑娘用大眼睛嗔了他一眼,撅着嘴不说话了,再次低眉顺眼地串起了手中的肉串。

        小玉接了小伙子递给他的三串肉,又付了钱给小伙,瞪着眼睛说道:“没有她帮你,不知你要少卖多少串的钱呢,还那么粗声地说人家。”

        小伙子听了就憨笑着说:“呵呵——她才跟我干了多长时间啊,也就放假了才帮帮我,她的学费还不是我烤肉烤出来的?她没眼色,干活的时候不说话,说话的时候又就净是说了话就不干活了,所以让你见笑了啊——那您走好啊!好吃再来——”

        小玉又侧头看了看在一边串肉串的姑娘,看她再也不作声了,就点了点头,兀自咬着手中的肉串,慢慢地走开了。

        惠美琳早已在小区下坡处的绿化带旁站着等小玉的到来,她远远地就看着小玉背着挎包一晃一晃地低着头走着,还不停地吃着什么东西,就脆生生地喊着:“小玉——小玉哦——看这里啊——”

        贾小玉回味着烤肉的孜然香味,就听见惠美琳在不远处急急地叫着他,抬头一看,就见惠美琳在绿化带的旁边向他挥着胳膊,惠美琳今天穿着一条白色的七分裤,黑色的真丝短袖更显得她那挥着的一截胳膊如玉一般地白。小玉刚刚买的三串肉串已被他吃的只剩下了最后一串,小玉就快跑了十多步,立在惠美琳的面前,把那一串烤肉递给她,“尝尝这个吧,味道还不错的。”

        惠美琳看着那一串烤肉,笑着说:“我们贾公子倒是好兴致哦,用这种方式来体验民间的生活啊!”说完就用三个手指头轻捏了小玉递给她的肉串,伸着头用牙齿轻咬了一口,嚼了嚼后就点着头说,“小玉啊,这味道还真是不赖哦,你咋就不多买几串呢?”

        小玉听后就笑了,“哪个也没料到你喜欢吃这些东西,刚才只是觉得那个串肉串的姑娘串得不容易,我就买了三串,权当支持她的生意了,没想到你竟是真的爱吃么?”

        惠美琳就停住了嘴巴,看着那串烤肉就说:“哥买的不是烤肉,是同情——”

        小玉不再笑了,看着惠美琳白亮亮的胳膊就忧忧地说,“要是你在那里卖烤肉的话,我指不定把所有的肉串都买了。”

        惠美琳却笑了起来,“呵呵,小玉——你当你是谁啊,三串烤肉就成就了你的一颗善良的心,赶紧走吧,我作了一盘西红柿拌白糖都快化成一滩红水了。”说完就拉了小玉的手,回身快步走着。

        小玉跟在惠美琳的旁边,挣了挣手,无奈惠美琳的小手竟然攥得很紧,就只能任她拉着,转头看了看左右,只有一群老头老太太们晒着太阳在无聊地打着扑克牌,并没有人注意他们的举动,这才顺从地让惠美琳拉着手,一直走了下去。

        进了惠美琳的家,铺面而来的是一股清香的凉气,客厅的立式格力空调忽忽地往外喷着凉风,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装裱精良的国画人物画,画中一个和尚模样的人拄着拐杖立在一棵干枯的树下,瞪眼痴望着树上一只美丽却不知名的鸟。贾小玉看了画面的落款,竟然署着范曾的名字,旁边的下方落了两方印,一朱一白,却有些隐约,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文字。客厅右边往餐厅的过道处,一排酒柜晶莹剔透,放满了各种红酒和白酒,一些酒瓶的形状小玉就看着似曾相识,就想起来原来自己家的酒柜中也放着一些同样的酒瓶。

        惠美琳让小玉坐了,给小玉从冰箱中拿了瓶脉动,就一屁股坐在小玉的旁边,用手将自己的头发往后挽了几挽,说道:“小玉对国画好像有兴趣哦,那是别人送给我爸爸的,说是有点价值的藏品,但又有谁知道它的真假呢?除过范曾两个字还明确外,那两方印章实在是模糊的很,我爸爸也不知道那画作到底什么来路,又听别人说差不多的画廊中也都有范曾的画,八成都是赝品,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于是也就随便挂在了这里。”

        小玉说:“国画我也不大懂,但这副作品应该是有来头的,要说作旧也不能做得这么自然,那人物的线条自是有功力,字也是范曾的字,要说印章,其实那是国画的防伪处,模糊自有模糊的道理,那些棱角分明,红白清楚的印章八成才是假的呢。”

        惠美琳听了小玉的这番话,竟然愣了一下,就笑着说:“呵——呵——,小玉,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有艺术感呢?你真个是要诱惑死我了哦!”然后就又向小玉跟前移了移身子,急急地说:“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呢?”

        小玉也笑了,“我哪里有这样的能耐呢,只是有一次一个开公司的老板,晚上到我家来,送了一幅字画给我父亲,我父亲当时推辞了不要,说事情不大就不要客套了,可那老板非要送,否则就不走,并当了我父亲的面打开了那件字画,说是什么什么清代末期的作品,又说虽作者不是有名的人,但也是清代的古画啊,就说了一段我刚才说过的那些话,末了又说不值什么钱,十几二十万到不了,十万八万还是能有的。”

        惠美琳听了就说,“我的神,这算不算行贿受贿啊,怎么动不动就这样呢?那我以后得告诉我爸爸了,这些东西再好,也是不敢再随便收了。”

        小玉说道:“美琳啊——你可真够天真的,说值那么多钱,那也看东西是给谁啊,同样的字画,你白送那些乞丐,可能人家觉得还不如两个肉荚馍来的实惠呢,说不准还真摆手不要呢,那东西是能吃还是能喝啊,那叫无价,无价的东西要么很贵重,要么很普通,只是馈赠的方式,算不得什么行贿不行贿的。”

        听贾小玉又说了这么一段话,惠美琳更是对小玉佩服的不得了,两个人就在沙发上坐着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聊到中间,惠美琳就脱了脚上的拖鞋,蜷坐着,将两只白白的脚放在自己的怀中把玩,小玉就看见惠美琳的十个脚趾头的指甲上涂着紫色的指甲油。

        小玉说:“美琳啊——你的脚其实挺好看的,为什么要涂那些难看的指甲油呢?你不怕长灰指甲啊!”

        惠美琳听了就尖叫到:“小玉你要死啊你,你不懂这叫时尚啊,还咒我长什么灰指甲的!”

        小玉瞪大了眼睛,认真的说:“我说的是真的,我妈妈早先也和你一样,爱在脚上涂指甲油什么的,后来就有了灰指甲,再后来有一次,我妈妈听浴足中心的一个技师说的,说是指甲油等于把人自然的指甲封闭了起来,时间长了指甲不透气,有的地方会坏死的,就会变成灰指甲了,所以我妈妈现在根本就不涂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还爱信不信呢!”

        惠美琳听了,就有点真的相信了,脸上一副痛苦的样子,“小玉,我该怎么办呢?要不你帮我刮掉吧,呵呵,这是个好办法!”末了也不管小玉答不答应,就跳下沙发,光着脚找了个小刀片,又回身坐在沙发上,把自己的右脚放在小玉的腿上,用一双水水的大眼睛盯着小玉的脸看着,“你管不管——你不管就是真个想着让我的脚长灰指甲的哦!”

        小玉有点无奈,迟疑了片刻,看着惠美琳似乎真的很着急的样子,就接了刀片,用手轻扶着惠美琳好看的小脚,说道:“男女授受不亲哦,这怪不得我啊,是你非要让我摸你的脚的,我可是听说女人的脸和脚都不是随便摸的地方,惠美琳你说我是不是该暗自窃喜呢!”

        惠美琳听了小玉一番话后,脸瞬间就红了,就势用脚在小玉的大腿上蹬了几蹬,嗔骂道:“小玉你真是够坏的啊你——本小姐是怕长灰指甲才出此下策,你就赶紧干活吧你——”

        小玉就说不要蹬了,再蹬就全身散架了,一手抓了惠美琳柔软的右脚,轻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屏住呼吸,小心地一下一下的给惠美琳刮着脚指甲上的紫色指甲油。惠美琳一开始还不时地大笑着,“呵呵——小玉你轻轻的啊,不要把人弄得痒痒得难受。”到后来看小玉低头认真的样子,就不再笑了,抿着嘴唇就一直盯着小玉看。小玉就那样一直认真地给她轻轻地刮着脚指甲上的指甲油,右脚刮完了,小玉直了直腰,低着头说:“惠美琳你换左脚吧——”惠美琳就把右腿从小玉的膝盖上抽了出来,跪在沙发上,红着脸看着小玉低头的样子,慢慢地说:“小——玉——你不累我还累呢!”待小玉抬头看她的那一瞬间,惠美琳就一下子俯身扑到小玉的肩头,用两条白白的胳膊抱了小玉的头,亲了亲小玉的额头。

        小玉说我手里还拿着刀片呢,就随手把刀片扔到了地上,两只手就本能地搂住了惠美琳细细的软腰,同样红着脸仰头看着惠美琳的脸。

        惠美琳一脸的幸福,红着脸,眯着眼睛微笑着,“小玉,你真好——看着你给我的脚指甲刮指甲油,我真的很幸福哦——”就又俯下身子,小巧红润的嘴唇就一路吻向小玉的嘴唇。贾小玉一时间就觉得天旋地转,惠美琳早先挽好的头发一时间就不知怎么全散落了下来,他的鼻子中充盈的是惠美琳好闻的发香,惠美琳红润的嘴唇轻叠在他嘴唇上的一瞬间,他就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似的,他同样用舌头轻添着惠美琳香柔的嘴唇,直到惠美琳轻喘着慢慢地软下身子,反转着躺在了自己的怀中......

 

          (请一直期待,我也一直给大家“待续”了,我个人之所以将这部小说放这么长时间去写,一个是时间有限,不能集中创作,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心中想着是不能那样不负责任的草草收场,我想:放的时间越长,现实生活中的新鲜事例越多,创作的素材也就愈加鲜活的,所以就更新的很缓慢,也很蜗牛了。第九回,哦,也就是这回的情节,我从2008年11月开了个头后,一直放着写不下去了,直到今天(2010年的7月2日)才又有了点感觉,把第九回做了个了结。放暑假了,应该有些时间,有可能的话我会把章节努力完成到前20回,最后希望朋友们能够理解我的苦衷,也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哦......最后鞠躬!)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