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只藏獒的博客

风吹来的瞬间,即是风走过的那一刻。

 
 
 

日志

 
 
关于我

小刚寄语: 生命就是轮回,生活就是过程,什么都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但总可以留下什么!这大抵就是活着的道理了! 从前都已过去,一切从现在的下面开始......

网易考拉推荐

【一只藏獒】一个诗人的苦难  

2008-11-05 15:51:22|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刚出品

 

 

 

        我几年前见过他,那时的他虽然一身的贫穷,但言谈举止仍显出缕缕的文人气质,虽然他这种气质带着他特有的混乱。他提着一个通俗的布袋子,装着自己刚出版不久的诗集,一脸的虔诚,说是想把自己的诗集留几本在学校的阅览室里。

        我说:“学校的资料室和阅览室是不能随便放你的东西的,这有规定——”他听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些无奈。说自己自费出书是多么的艰难,说自己总要给这个社会留下点什么,这些东西对学生是没有害处的。他不停地搓着自己的手,显示着一种诚恳。

        我说我也是文学爱好者,但不写诗,写诗的人意境很高,我写不了的,我写一些乱七八糟的小说和一些无所谓的小文章。我间接地想告诉他,象他这样不顾后果的写诗是会被生活的通俗最终掩盖的。

        可是,他似乎根本就不明白我话里面的意思,只是一味地说自己的理想。最后竟然有些激动,说现实生活中懂他的人太少,懂他诗的人太少,所以他就一直这样的在自己的困境中挣扎,他说:“我的诗都是对社会的直指,没有丝毫的掩饰,我是白话诗人,我要把我的清白用诗歌留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上......”

        我不敢再说别的话了,我担心他的情绪。我说:“学校不可能留你的作品,虽然——虽然你的作品很好,但是,出于你我都是对文学很热爱的人,我个人买你一本诗集,我们交个朋友?”

        他立刻很高兴的样子,从兜里拿出一支钢笔,说要给我签名后再卖给我,我答应了。

        他从带的布袋子里拿出一本书,不薄不厚的那种,但要比普通的书尺寸小一些,翻到扉页的位置,给我用心的写了几个字:杨小刚先生雅正——蔡某某   某月某日

        我双手接了书,看封面有《轨迹》两个字,就起身准备送他走,他再次回头说:我再到别处看看,有机会我再来!

        我说:“我高兴认识你,希望见到你后面的新作品!”

        他很欣然的样子:“我会坚持写下去的,我觉得这个社会也需要我的诗和作品,我计划也写小说,下次见到你我可能就有小说集了。”

        我后悔我多说了这些话。

 

    今天比较忙,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我没有注意到他是怎样进来的,只是模糊地感觉到沙发上坐着一个衣着普通的男人,我一直以为是一个来学校办事情的学生家长。

    等别人都办完事情离开了办公室,他仍就坐着,不时的抬头看看我。我觉得面熟,忽然就想起了他就是几年前曾经找我的那个诗人——他比几年前胖了一些,脸也白了许多,仔细看了看后,觉得也比几年前干净了许多。

    我说:“是你——”

    他说:“哦——是啊,几年前我来找过你的,我的第一本诗集《轨迹》你当时也买了一本的,我现在有了第二本诗集,我想——我刚才找过那边的校长了,我找你的意思是你在办公室,看能不能把我的新诗集在学校的阅览里放10本,我的作品应该说是很负责的作品,对学生的人生观是很有帮助的——最起码对他们没有坏处!”

    我忽然就觉得这些话很熟悉的样子,我也大致知道他来我这里要做什么了,因为他今天也提了一袋子的书。

    “现在出书很容易吧——你比多年前胖了许多啊!”我带着一点明知故问的意思。

    “哎——不容易,花2万块钱出2000本,搞得我一直很紧张的。好多人都说我胖了,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吧,我也觉得我这段时间挺充实的。”

     我说:“你想把你的新诗集给学校的阅览室里放10本——是免费赠送的么?”我知道我说的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故意的问下,因为他这次到来我没有任何的感觉,虽然我也写东西,也发表东西,但我觉得我再怎样也不能象他现在的样子。

    “不可能啊——我自费出的书,怎能免费呢?”他说,“我想卖给你们10本,这些东西对现在的学生是很有用的!”他站了起来,拿了本书翻到最后,“创作很艰难,多余的话我不想说,你看后记就明白了,现在我还有灵感,我就不停的写,等我没东西可写的时候,我自然就不写了!放到阅览室,可以让学生正确的对待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10本不多,我才出了2000本的。”

    我笑了,“你刚才见到的都是副校长,我们校长你根本就没见过,他们说让你到办公室来,只是谈谈看法,并不是直接让你就放10本书在这里的。”他听后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挠自己的头。

    我说:“你放10本在我这里很容易,但校长如果不同意这样做的话,是没人给你钱的,一本22元5角,10本就是两百多元,万一丢几本书,你不是就不划算了么?”我不说了,我等他怎么说。

    他多元的眼光看着我,“那这样吧,你个人买我一本怎样?我给你签名,我们是朋友,我便宜点卖你一本,也算是对我的支持!我几年来也写着书法,过几天我给你送几幅我的书法作品?”

    我说:“只能这样了,我和上次一样,我只买一本,签不签名真的无所谓了!”

    他又很欣然的样子,拿出笔在扉页上准备写字,我就看着他要写什么。他忽然不好意思了,说,“那个我见的人太多了,忽然就不知道你的名字了,你叫——?”

    我拿笔在一片纸上写了我的名字:杨小刚。

    他啊了一声,说真是老熟人啊——随后流畅地写了:杨小刚先生雅赏指正——蔡某某   某月某日

       他合了笔,问我,“你看我的书法怎样?他们都说我的书法融合了隶书、草书和楷书的味道,你觉得呢?”

       我只是笑,“还要多写啊,书法要常练才能拿得出手——”我拿出钱夹给了他23元钱,他说要给我找零,我说不用了,他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收了钱。

       他说:“我的小说快完工了,我准备出最后一本书!”

       我看着他,“哦——小说好哦,小说看的人多啊!——你要去别的地方你就先走,我这边确实挺忙的。”

       他慢慢的转身,从沙发上提了那个装满书的袋子,和我握了手,就悄悄地离开了。

       我分明闻到了他留在办公室里的那种陈腐的味道——就像是他衣服的某处被洒上腌了泡菜的水一样。

 

 

       他走了,带着他的诗和对诗的梦想。过了这多年,我觉得他仍在当初的地方,他的诗也一样。

       我无聊了,随手翻他的这本新的诗集。

       小气的尺寸和小气的封面设计——《爱有多远》(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我一直也想出一本自己的散文集,但我真的被他吓住了,我没有他那种简单的执着和忍耐寂寞的毅力。

       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不能象他那样的行为来推销自己还没有出版的书,根本不能!

       诗歌的时代曾经有过,诗歌的辉煌也曾经有过,现在的诗歌正等待着属于它的时代的到来,但可能还要等很久,因为诗人有着太多的苦难。就象我见到两次的这个人,他说他是个诗人。

       从这本诗集中随便的摘一首放在这里,以做我的日志的结尾。

                                                              

                                                                       《干什么》

                                    我不相信

                                    没有上不去的高山

                                    不然

                                    要那么多的英雄

                                    干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