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只藏獒的博客

风吹来的瞬间,即是风走过的那一刻。

 
 
 

日志

 
 
关于我

小刚寄语: 生命就是轮回,生活就是过程,什么都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但总可以留下什么!这大抵就是活着的道理了! 从前都已过去,一切从现在的下面开始......

【一只藏獒】关于野兽派的温柔回忆  

2008-06-28 00:57:08|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刚出品

 

 

                                  第一次说出马蒂斯

       我至今还羞涩的记忆着我15年前对于艺术浅显而幼稚的理解。

    93年的春天,我在省城“流亡”了近一个月,专心于自己的艺术类考生专业考试。在所有的专业科目全部考试完毕后,有一个5分钟的面试过程。我的内心充满了一种未知的焦虑,不知道即将面对的老师们要问我怎样的题目。不停地有前面的考生走出来,我就不停地问他们老师会问哪方面的问题。他们却一脸的轻松,笑着说也没什么拉,老师就是看下你五官长得是否端正,再就是随便地问你一些简单的美术常识。我听完后还是满头的雾水,赶紧回忆关于一些美术的常识,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慌乱地被叫到里面的房间里,对面坐了3位老师,中间的一个男青年老师脸极白净,向我笑着。我紧张的说了句:“老师好——”

    他们似乎听了很多遍同样的话,就象征性地点了点头。“同学你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的呢?”

    我痴痴地笑了笑:“我从6岁开始学画,但都是随便地画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没有专门的老师教的,真正学画是从高二才开始的......”

    “哦——那在中外的画家中,谁的作品是你最喜欢的呢?”

    我木然了,当时的我真的是很难列举出几个绘画大师的名字的,3秒种内我的思维就象杀毒软件的闪电查毒一样,快速地浏览着我大脑中所有的信息——忽然间我就想到了马蒂斯——那个总和野兽派联系在一起的画家。我再也想不到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了,我也不想让老师觉察到我思考的时间过于的长,于是我就尽量睁大眼睛,装作很真诚地说:“马蒂斯——我很喜欢他的作品!”

    那个脸白净的老师忽然间就笑了,看了另一个老师的脸,那个老师也轻轻地笑了一下。我忽然就紧张了起来。“那你能不能简单说下你究竟喜欢马蒂斯作品中的什么呢?”

    我头上好象有了细微的汗,我支吾着说道:“我其实不知道为什么,我好象是喜欢他这个很好听的名字吧——再着他的作品总会给人带来粗犷、原始的美感——我只能说这些了......”我连我自己都不能满意我的回答,我压根就不了解马蒂斯和他的野兽派,甚至连他的代表作品都没有见过,他的名字是我偶尔从别人的嘴巴里听到的,幸亏老师没有问我马蒂斯是哪个国家的画家,要不我就狼狈了。

    “好吧——这是你的表格,拿好——”那个白净的老师递给我一张同样干净挺括的纸。

    我接了过来,站在原地不动,老师又笑了,“你的面试结束了——”我赶紧向对面的三个老师点头再见,走出了房间。低头看时,面试一栏中填写了10分的字迹,我的表现老师竟然给了我面试的满分。我前面分明有几个8分和9分的。

    我现在想,那10分不是我说出马蒂斯而得到的,应该是那个老师用善意的怜悯给我的,他看到了我的幼稚,但同时可能也感受到了我对艺术的一种真诚。可是,15年来我一直都为自己当时的幼稚而感到羞愧——当时一无所知的我,究竟凭什么去喜欢马蒂斯和他的野兽派绘画呢?

 

                                第二次说出马蒂斯

    在上大学的期间,我应当是在不停地画着画。

    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慢慢地认识到马蒂斯和他的野兽派了。我也和我的同学们一起讨论这个在当时看来仍然很抽象现代派绘画大师。我仍然不失幼稚地认为,马蒂斯的每一件作品似乎都有没画完的痕迹——那中间的一些线条在我看来太过潦草,一些色块似乎没有涂抹均匀,整体上讲大概缺失了应有的空间感等等。

    我和我们的同学一样,嘴巴上都把马蒂斯叫做大师,但实际上在心里总是存在着一丝对他的嘲笑,我们有意无意地用学到的一点点“艺术常识”来评价着他和他的作品,言谈之中带着年少的轻浮。我们有人模仿凡高的线束点彩,有人模仿塞尚的色彩和形体,但几乎没有人模仿马蒂斯黑色而粗糙的外轮廓线条和那些凌乱随意的色彩。我们甚至把自己画的不成样子的烂画扔到地上,踩上几个脚印,加上几笔数学符号之后,再拣起来向女生们炫耀——看看吧,当代马蒂斯的不朽名作就在这里!

    我现在想:那时的我们真是够狂妄自大的,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自以为已经把握了艺术的规律,就对马蒂斯和他的作品表示浅薄的不屑。当时我们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有艺术天赋的,于是就无畏地任凭自己年轻的思想蔓延开去。那何尝不是一种吃过肥肉就嫌弃馒头的心态,在勤奋和刻苦的掩饰下,当时的我们——至少是我个人,对艺术缺少了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和敬畏。就如某一个不本分的人想做和尚一样,进庙门之前,对方丈毕恭毕敬,进庙门后不长时间,就开始无视方丈的存在并在心里暗自祈祷方丈尽快地归天。现在想起来这些,我自己真的觉得脸上无颜——当时已经对艺术有点所知的我,却为何这般地糟践着马蒂斯和他的野兽派绘画呢?  

 

                               第三次说出马蒂斯                        

    我的身体开始快速地发胖了,这是人到中年的预兆,同时也是思想真正成熟的开始。

    我现在极少动笔画画,似乎是变得懒惰了,但我却经常在思考着一些问题,可能和艺术有关,也可能和艺术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没有办法不让我去思考。因为要给学生上课的缘故——我想我应该给学生讲出一些对他们有帮助的话,而这些话至少应该和艺术有一点点的关系—— 换句话说,我应该让他们了解一些艺术的通俗性,而不是过早地让他们盲目地对未知的艺术产生盲目的崇拜,最后再让这盲目的崇拜转化成对艺术浅薄的认识,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学生变得和我当年一样的无知和无畏。

    我每次小心地说到现代派绘画,说到现代派绘画中重要的一个流派就是马蒂斯的野兽派绘画时,我的学生们就顿然地表现出他们本能的天真和热情,他们更感兴趣的是“野兽派”三个字,中间总会有男生大声地喊到:“野兽派——够劲!老师——是野兽与美女么?”每到这个时候,我总会给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解释,“野兽派只是一个名称而已,而且这个名称来的很是偶然,就如一个人小名叫老虎但他未必就是老虎一样,之所以叫野兽派,就是因为这些画家和他们的作品相对于古典主义作品的时候,有着太多的不同——譬如野兽派一般讲究勾线、追求色彩的平涂和极端的对比,作品整体体现的是装饰性和平面性等等,而这些是古典艺术所反对的。但是,面对时代的前进,古典艺术反对的声音如羔羊的鸣叫一样无力,但现代派艺术却具备着超强的能量和矫健的身姿,犹如一头在草原上狂奔的狮子......于是就产生了野兽派绘画!”

    学生这个时候,总会暂时的安静下来,用不同的神态回应着我的描述。我想,在他们中间,总有人是带着思考去听的,也总有人是能够听懂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马蒂斯的名字真的是一个绘画大师的名字,而且他从来都没有枉担过这个名誉。他的野兽派绘画的确是创新的流派,是在艺术的舞台上和古典主义同台上演的角色,而且,他用通俗、犀利的轮廓、色彩和造型,向人们勾画出了每个人头脑中童年的天堂美景,看他的作品,你的内心永远不会有一丝的压抑和委屈,所以,他和他的作品总是那么地平易近人,如果你可能以某种方式嘲笑过他和他的作品,那么,那也不是你的错——只是说明,你对马蒂斯和他的野兽派绘画艺术没有足够的真诚和敬畏!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